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思見 | 21st Aug 2010, 13:30 | 隨意分享 | (42 Reads)

K家今日出發去馬拉, 佢地年年都係陽光海灘。今個暑假香港幾乎日日都係藍天白雲, 陽光當堂變得不吸引, 海灘 ... 我唔識游水, turn down佢地的邀請。

有細路的家庭多數只能在暑假期間出遊, 冇家室、冇細路的彈性大好多。識人兩公婆一齊唔撈去三個月, 由北歐到非洲, 行程包括肯亞及北非的沙漠, vow, 真係聽到都流晒口水, 同時亦好妒忌(點止羡慕?), 呢種瀟灑, 唔係個個學到。

最近聽得最多人去的, 都係日本, 其次韓國。日本紙好貴, 所以去親的都大出血, 使幾皮返嚟 。係我寧願去遠啲, 唯一唔理想的, 係要搭最怕的長途機。

有的地方始終係有生之年都應該去的, 大假仲有好多, 就照原本計劃暑假完結後去首要想去的東歐。


思見 | 16th Jul 2010, 14:30 | 隨意分享 | (114 Reads)

書展將至, 但近年的書展都未曾入過場, 只會去聽聽講座。書, 在哪兒都可以買, 為何非到書展和別人擠不可? 別人的體溫在冷冬都極令人討厭, 更何況大熱的天?

今年書展的講座, 很想去聽的只有韓寒, 可惜時間對我等上班一族來說幾乎是"不可能任務" - week day下午的5點至6點半 --- 應該是去不了的了, 但還是報了再說。

書展前一陣子因為靚模的事起了一絲絲風浪, 看起來有點可笑, 但總算讓我記起書展將至這件事, 想起要登記去講座。副作用也是作用, 副面宣傳也是宣傳?

今年書展講座的吸引力不太大, 如沒有韓寒, 恐怕是開始到完結我都不會參與了。


思見 | 23rd Jun 2010, 10:00 | 隨意分享 | (70 Reads)

一大早回來, 桌上放了一枝玫瑰, 沒找到放的人。

誰? 誰暗戀我? 哈哈哈哈哈, 不會啦! 那會有。

如真要表達, 用這種"暗喻"手法, 一萬年我也不可能"get"到。

蠢人如我, 不明說是點不透的 --- 只因, 不相信!

Picture


思見 | 11th Apr 2010, 14:00 | 隨意分享 | (91 Reads)

常常跟自己說, 當這裡的文章沒有留言的時候, 就是暫停或離開之時了。

Now, it's time!

也不是完全不寫, 想寫時, 去寫微博。或許偶爾更新一下這裡, 也許哪一天會回來繼續寫。反正, 看心情而定吧。

多謝各位多年的支持! 


思見 | 5th Mar 2010, 14:30 | 放眼中國 | (93 Reads)

偶爾上三色台網站新聞時看到«敦煌», 高興得立刻看。可惜看不到一節, 就頂不順放棄了。這台老愛地把一些好好的東西, 自作聰明地切割得體無完膚, 還要加上沒有常識的藝員胡說八道, 讓人看著生氣。

好在, 現在有其他版本, 不用忍受那些白痴。

Picture

頗愛看CCTV的一些資訊性的節目, 如百家講壇。從來對«敦煌»、«絲路»有興趣, 最近看了«敦煌»第一代保護人常書鴻的記錄片, 剛剛又看了同為CCTV出品的、不特別精彩的另一套«走進敦煌», 便開始看這一套。

這套10集的«敦煌», 剛剛開始看第一集, 沒完即要停下來呼一口氣。旁白淡淡地, 不若其他的作品, 一說到那些外國探險家, 立即以"盜匪、掠奪者..."稱之, 謹引其他人之語為評; 同時也對自己中國人有了很多的反省:

(1) 從發現經書文物到外國人來, 其間歷時七年,中國人自已對經書是沒望一眼, 只讓發現者王道士守著, 沒有經費。

(2) 當時的外國人顯然對經書文物較有眼光, 對其價值更會重視。«敦煌»裡說, 當時運剩餘經書文物入京時, 押運官員對經書文物不重視, 運到京城後, 還對經書文物破壞和掠奪...等等, 看得令人心痛不已。即便政治不正確也想問一句, 全部被外國人拿走了, 是國耻, 但至少那些東西還存在; 被國人如斯破壞, 是什麼耻?

(3)  «敦煌»裡有一段"後人總結說"的話真實得令人唏噓:

"藏經洞文物,  藏於英國者最多, 藏於法國者最精, 藏於俄國者最雜, 藏於日本者最隐最秘, 藏於中國者最散最亂!"

作為中國人之一, 該作何所想?


思見 | 28th Feb 2010, 13:00 | 情濃情淡 | (158 Reads)

是日元宵 - 中國情人節。祝

情人節快樂!

轉貼:

 (閱讀全文)

思見 | 18th Feb 2010, 18:30 | 隨意分享 | (135 Reads)

寒氣由玻璃窗邊不停滲入, 係office都著住褸先頂得順, 痴線...

撞鬼, 都2月中啦, 仲凍成咁, 通常1月係最凍架嘛! 依家話就話10度, 但加埋落雨, 仲凍多3錢。好在, 凍埋聽日後日, 星期天日間高溫有17度(希望啦...)。

香港最凍係邊年?  記得有一年大霧山結霜, 啲人上去睇, 有個男人唔生性的攞住枝有霜的樹技招搖落嚟, 後來俾全港人笑到佢面黃。。。個年肯定係記憶中最凍的, 唔記得乜年份。

忽然諗起今日信報某人話上海的港燦女, 得幾度都堅持著高踭鞋唔著襛, 即使對腳凍到青青白白。。。想起, 因為尋晚搭巴士都見到一個。。。 哈哈, 勇氣可嘉!

Picture


思見 | 12th Feb 2010, 18:00 | 隨意分享 | (136 Reads)

Picture


Previous Next